紅堡  擁有一艘船 航向你的海 追隨你 直至世界盡頭
07≪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09
The Fact
早上昏昏沉沉被妈妈拽起来,刚想因为刚睡早又被弄醒发火,却被一句话堵得坐在床上愣了一分多,清醒后第一次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蓬乱着头发不顾形象的冲出门。

8点的道路被人和车辆塞得满满当当,夏天的燥热捂的出租车司机把冷气调了又调,我坐在副驾驶的位上,满脑子的混乱。

我想起她曾经抿着嘴淡淡的笑着,说相互惦记着,再难也就这么过了。
她领着我穿过一片片树林田地,说这是板栗树这是葡萄藤那个叫洋槐。
她在夏天最浓的时候带我走出自杀的阴影,我跟着她的脚步,头发上的水滴没入衣领,在连星星都无法看到的城市,她向我描绘着萤火虫的光亮。

我是从那时候爱上的夏天,尽管热到食不下咽也热衷着看阳光透过树叶碎碎铺开。
也能够很容易的辨认出蔬菜果树的样子,那年楼下的凤凰花开的好似晚霞。
再比如那么固执的,相信远距离的相爱不是难题,相信着爱情这个东西或许还存在,在两年前的那个夏天,我依着这样的支撑点晃过了最难熬的时间,

大学四年的相恋,工作分配到西安和新疆,光是想就觉得累。
工作整十年,从信件电话到网络,在我看来真是绝对是无法做到。
但她只是淡淡的微笑,说相互惦记着,也就没有那么难熬,总有到头的时候,总有相聚再也不分开的一天。

去年的时候,哥哥终于从新疆调动回来,分配到高级法院这听起来前景大好的地方。
一样是在夏天,姐姐无名指上的婚戒看起来比任何戒指都漂亮夺目。
今年的7月8号生下儿子,爸爸还调笑着早一年晚一月就是奥运宝宝。
10天前的满月庆贺,姐姐抱着宝宝,和我说就算苦累,但是个甜蜜的负担。在她身旁的哥哥,搂着她的肩膀,手紧紧的握着。

我想是不是这样就可以算做公主王子的幸福结局,王子历尽千辛万苦来到等待他已久的公主身边,然后就是The prince and the princess live happily together forever.

但是在我看到病房门前忍着泪站着不动的哥哥,通宵后带来的头晕让我觉得这一切像是假的。
我扶着门框看涌来的一批批身穿军装一个个官位比什么都高的人坐在一起汇报情况:国家已经下达通知,一定尽力挽救;刚才收到传真,只要一句话马上就送到全省最好的医院;我是省委卫生部的,这是介绍信,拿着这个医院绝对会收;兰州军区已经给那家医院下了强制命令,马上最好的教授专家都会赶到;全省最好的抢救车已经侯位了。

事实上是过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电话那头的教授才刚出家门。
事实上是哥哥已经哭着说抽我的血,医院的血库还没有把血调来。
事实上是从住院部到医院大门的一路上,只看到绿色的TAXI,没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事实上是整整一个下午,姐姐都躺在那个小小的病房,纱布蒙着她的眼睛,呼吸罩盖住了半张脸。
所谓的最好的医院,下了强制命令的医院,有着高级军官介绍信的医院,因为怕人死在自己那里影响名誉,拒绝接收。

狭窄昏暗的病房走廊,和姐姐同部队多年的女官兵哭的瘫软在地上,走廊的尽头灯光明亮,主治医生专家教授坐在小茶几上喝着茶。


妈妈强行拖走我的时候,我看见哥哥还是站在病房门口,无菌状态使他只能隔着几米远望着自己的爱人。
他在我刚到时,呢喃的说,孩子才刚满月。



没有全力相助的小矮人,没有赐予魔法的仙女,没有能够杀死恶龙的宝剑。
并不是每个夏天都美满的阳光般温暖。
并不是相爱的人都能够live happily together forever。



这世界最终不是童话。
2009'08'18(Tue)21:11 [ 給自己聽 ] CM7. TB0 . TOP ▲
COMMENT


虽然不知道说什么 还是带着真心 在豆瓣上留言了以后过来这里
虽然我什么都做不了吧
愿一切都好 只要更好一点 哪怕一点 都好
LP 么么你 永远都在
2009/08/19 02:48  | URL | aliceye #- [edit]


夏天的尾巴 好像想要竭力去抓住都只是徒劳
来到这里 那片黑回到了窒息的灰

那个承载童话的红色气球飞走了对不对 只留下孤单的孩子 在呆呆的望着
路过的我 想对这个孩子说 不要怕不要怕 气球只是去寻找更多的 美好

没有小矮人 没有仙女 也没有宝剑
可有襁褓中的小生命带给王子公主强大的力量

愿 站在喷泉边 失落的孩子 请坚强
2009/08/19 11:35  | URL | 阿不 #- [edit]


总觉得现在的自己怎样的言语都会显得苍白而无力吧。
还是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哪怕只是让一切看上去好一点也好。
黎明前真的很黑暗,但相信再黑暗的夏天也会过去。
就像雨后一定会有天晴的彩虹。
于是,至少,我们还有那崭新的小生命,是很美丽的宝藏,是最新的希望。
R,要加油哦。
愿一切的一切都能安好。
2009/08/20 01:38  | URL | 音 #- [edit]


亲爱的,那时候已经在扣扣上和你聊过了。
我们对于现在的社会状态,就是无力而匮乏的。

所以,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可能很漫长,可能是远,可能很困难。
可是是必须的。
我们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爱的人。
那么,可能不会再有类似的了……
2009/08/22 00:28  | URL | NINA #- [edit]



前半部分那么美好的东西在现实面前变得那么遥不可及,这个社会便就是这么残忍的

我不知道这究竟只是童话里一次大的劫难或者是悲伤的结局。
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默默的祈祷和祝福。

面对现实的我们,总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力。

在很久以前便已经开始不相信童话。
2009/08/23 16:26  | URL | ni #- [edit]


大冢爱。
烟火的声音。
2009/08/29 12:06  | URL | #- [edit]


抱歉没有在你伤心的时候给你什么安慰。
我说过语言很无力。
很多事很多事,像我这种没有体会过的人,说那些干巴巴的话有算什么。

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想。
只要不要太伤心就好。
我们还有明天。
2009/09/01 21:30  | URL | 呆 #- [edit]
コメントする














秘密に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wielandsky.blog126.fc2blog.us/tb.php/82-351776d0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