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堡  擁有一艘船 航向你的海 追隨你 直至世界盡頭
06≪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7/ ≫08
One
Only For Park Yuchun's 23 Birthday.
给朴朴的【文风诡异的】庆生,夹带着这几天的悲剧经历和感情。


中午下起了很大的雨,天空在暴雨中冒出诡异的白光,随着碎石般大小的雨滴降临。
睡起来的时候身下起了一层汗,停水又停电弄得本来就不怎样的心情更加糟糕。我穿着布满褶皱的棉质睡衣站在楼道看雨,直到发现楼下还有工科的男生在搞测绘才像猫被踩到尾巴般躲回宿舍,拖着木质的日式小鞋在宿舍里来回走,揣着手机给不熟悉的人发着莫名其妙的短信,我猜想他下一条就会不再理我可手机还是不断地发出声响,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认为最没有意义的事,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远离放在床头的白色电脑。

夏天的空气粘又潮,时不时的散发出奇怪的味道。突然的想吃甜食,又突然的想喝白水。
我知道一个人,又其实我想把“知道”换成“认识”“接触过”“遇到”,怎么样都好,只要不是单方面的就好。
好像用很多词语都可以来描述这个人,又好像这些词语全部都可以被推翻。
我在宿舍来回的走动着,木质的鞋子和瓷砖碰撞出不算小的声响,我爬上床,再下床,再上去,再下来,在被蚊子咬出第七个红包后才躲在蚊帐中安静下来。
雨下得很大,关着门都能听到的噼啪噼啪。

每年会有几次,异常的低谷,改变先前生活方式,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躺在床上睡觉睡到头痛也不想睁眼,连觉得口渴也没法起身倒水的,难过。
——所以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别看我这个样子,平日里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却是非常容易受挫且经不起的哭包。躲在没人的角落拨通能背过的那么几个号码,忙音一旦消失就一句话不说的哭。我常常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焦急的恨不得立即赶到,最后带着威胁的口吻说着再不说怎么了就和你绝交。
——所以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把最喜欢的东西藏起来。小学时的百宝盒,中学时上锁的抽屉,多半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第一次折的千纸鹤,做早操时朋友塞入我手中的软糖,男朋友送的早餐的包装袋……就算是吃东西,也总是把喜欢的留在最后,所以和朋友一起吃一碗饭时,总会冒出些担惊受怕的小心思。我捧着这些很容易丢失的细小——也许哪一天自己都忘了它的意义——“可就是不舍得丢掉这些美好”,兴奋又惆怅。
——所以原谅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的时候记性很好,好像还有一段时间能够做到过目不忘,这个“本领”像是给我爸妈的生活点了道很亮的光,尽管随着成绩从满分降到及格线的边缘,那光亮好似仍不属当年般的一闪一闪。
我记住的,这个人的生日,喜欢的颜色,那个星座所持有的性格,几年几月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在哪里做了什么。大脑像是被分了一个又一个命名清晰的文件夹,整齐的排列得当。
兴许有一年混淆,在我腾出了几乎全部的空间盛放这些。
直到我不再开心听着妈妈夸我,口气粗鲁强硬的打断着,你烦不烦,说够了没有。
指甲陷入肉里。好痛。

舍友提着饭菜回来的时候电和水也同时到来,我咒骂着学校不要脸的精打细算时被提醒到学年论文下午就要交。

电脑系统重装过两次,每次都会尽全力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哪个盘分哪个区,文件夹叫什么名字,下载的主题,使用的字体……大概除了桌面,都保持着相同的姿态。
几天前和呆呆调笑着,没了电脑我就没法活了。几个礼拜前和同学强调着,我告诉这移动硬盘就是我的半条命。

我知道一个人。知道他名字的四种写法,知道他生日他的血型他的身高体重。
我熟悉一个人。熟悉他的生活习惯,熟悉他的吃饭口味他的穿衣风格他的兴趣爱好。
我了解一个人。了解他的性格脾气,了解他说话时的喜怒哀乐他做某件事的心理动机。
我记得这个人。记得清晰到勒令自己现在马上立刻就要忘掉。

我拥有的这么多,几乎可以拿出来作为一种炫耀。
却在这时空到了恐惧。

吃饭回来的时候买了几袋饼干,从没吃过的甜口味,装了满满一大袋,一边撑着伞一边提着走,大风把雨水的方向换了又换。
我突然想起这个人,他在我心中有多么重。
“差不多就是这大袋饼干的重量吧。”可这是绝对会被质疑的——“你口口声声的重要就这么些么?!”
却是我在用力掌控着伞柄不被风吹起并加快走路速度时,能够作为需要照顾到而分去的力量。
已经够重了。

我曾想过就这么空荡下去,也许好趁这个时机走上人们眼中的正轨。在我哭的虚软在楼道时,听到的远方传来的声音。
说是不至于,说是没必要,说是就是写无所谓的东西。
我想我曾经了解他的那么多,我曾经和他走过的每一个日子,我将它们一个个编辑成册,细细分类统计,我甚至还能想起,在第6次双击后的第147张,他看向我的眼神。
那个时候我按下快门。
这个时候只是大脑中的长短波记忆。

拿什么来证明呢。
我曾和这个人走过了这么久,我那么深的爱着这个人。
我没办法保证,在我年老的时候,还会这么清晰的记下这段个过程。
但是会有一个日子,像是烙铁般刻在大脑皮层上的,即便时间辗转到忘记了记住这个日子的初心,也还是在这天条件反射的提醒着自己。
这一天,这一天,这一天。
这一天,是这个人的,这个重要的人的……


“如果做不到以美好的姿势活下去。
 做不到健康的活下去。
 做不到柔韧的活下去。
 做不到笨拙的天真的,如同失去弹性的织物,或者润滑的碗底。
 起码要做到活下去。”


这一天,是我重要的人的,唯一的日子。
我无法忘记的,我深深爱着的,我视如珍宝的,唯一。

我把这个人的名字写了满满的一张纸,满满的一地,满满的一天,满满的都是朴有天。
我要让自己在忘记所有只记得这个日子的时候,依然看到。

Happy Birthday.My dear Yuchum.



2009'06'04(Thu)00:00 [ 只要看著你 ] CM2. TB0 . TOP ▲
COMMENT


我很抱歉没办法看完= =+
身体因素现在不想接受任何文字。。。。。。
先盖印。。。。
2009/06/04 13:25  | URL | 呆 #- [edit]


亲爱的
当我们的亲爱的生日这一天
我是多么的谢谢他的家人让他出生
朴有天对于我,不像对于你那样的深刻
但是我很感谢他的笑容
那种初夏的有着清爽和粘腻的笑容
我是会被笑容打动的人
所以我也会很喜欢朴有天

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希望我们夏天见
国庆见=v=
2009/06/04 15:13  | URL | 桃 #- [edit]
コメントする














秘密に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wielandsky.blog126.fc2blog.us/tb.php/70-401379f7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