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堡  擁有一艘船 航向你的海 追隨你 直至世界盡頭
09≪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0/ ≫11
长夏

音乐开到最大声都盖不住本子发出的嗡鸣。
这种吵闹声在白天黑夜被一次次放大,好多回以为是自己耳鸣了。
嗡,嗡嗡嗡。
我讨厌在打东西的时候有除了敲键盘外任何声音。

这几天补档补得整人都快疯掉,看着电脑里一列列的任务真有种在它们下完之前我就会死的感觉。
硬盘不够网速不够时间不够。我不知道自己在追赶些什么。
大概今晚是补档以来的第五个通宵,也是最后一个通宵。><
紧接着的“黄金六月考试节”足够虐死我,呜呜。

趁着下载的时候扭了这个,扭了一半就感到力不从心= =+
果然这种写作风格不适合我这种农民呜呜,我还不如再把Tri-Angel的Live看上一遍来得轻松愉快。T口T
估计看起来也很不愉快,但是我发誓我再也不写米秀文了←我已经完全无爱了!
除了赫海外我对什么CP都无真爱了!YY是可以Y的很愉快但是没有爱的CP写起来都累啊!
果然All米只是口头上讲讲我骨子里就是个整天X幻想着S朴朴到死or被朴朴S到死的欲求不满唯么?!T皿T

PS:彼得潘版气球里的朴朴好萌好萌,把自己的兔子照片印在衣服上好萌好萌,戴着眼镜帽子的小黄毛好萌好萌。
呜呜呜满地翻滚的萌~TWT



「长夏」

— 怎么了?
— 倒水,吵醒你了?
— 没事,你早些来睡吧。曲子还没写完?
— 嗯,快了,你先睡。

好似夏天总都是一个样开始。晚上睡醒时身下渗出了细密的汗,一抬头天已半白,深冬凌晨破晓的冷空气和黑夜一起被带着强烈温度的白昼逼到死角,可怜兮兮的无法挣扎。随之聒噪的蝉鸣,被阳光分解的一片片绿色,充斥着青草味暴雨,一个个接踵而至,席卷而来。
朴有天把脑袋再次埋入了胳膊,窗外挤进来的光已经逐渐融进了整个房间,铺满桌面的纸张空白一片,他觉得要想起些什么了,在这种夏天的早上,好像有很多很多的类似和不同,但无论哪种都像是褪色了的水彩,细节愠色的部分全部模糊,怎么也无法变得清晰。
他倒是从来没去强迫自己什么,记不清就记不清,这和无法忍受的夏天的燥热是同样的,惹得心烦了,打开空调就解决了,想不起,睡觉就不用再想了。
醒来的时候桌上凌乱的纸张被整理的干净,旁边放着牛奶和面包。朴有天扯了下嘴角,总是被人说着朴朴很温柔啊,笑起来都让人心暖。可自己却总是享受着身边人得温柔,给她什么了,除了名分什么都没有吧。
又是夏天。
夏天对自己的意义在哪里。年轻的时候唱过的歌,Hiyaya,好似是这么发音的。自己的生日在夏天的挺前,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吃得到西瓜,曾经被别人这么叫过。可这什么都不是。
总有些,总有个更重要的。


— 告诉你啊。
— 什么?
— 我其实是想要当歌手的。
— 嗯。
— 想要和你一起……一起当歌手的。
— ……嗯。

每天都要洗澡,洗发水的味道几近盖过了体味。柜子里的衣服摸上去有些潮,谁说的夏天很干燥?
没有风,总是没有风。阳光毫不吝啬的打在身体上,烦躁却无法直视。街上很少人,地面烤箱般的腾出热气,仔细看空气像是泛着波浪。这个时侯不用躲谁,闪光灯和镜头。天空青蓝,被照耀的几近发白,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云。
朴有天,朴有天,快看那是朴有天。
耳边早都没了这种声响,像是从来没有说出过一样。你看,感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满的时候捧到最高,空了后就渐渐遗忘。说是生命的最重要,但根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要忘记起来,真的太过容易。只是隔着长长地网线,屏幕上的人笑得多开心多灿烂,依旧触摸不到那张脸。
真是没有真实感。
可人的记忆会美化出很多兴许压根不存在的东西。当年的红透半边天,没有一刻清闲的时光,困得睡在飞机上时,身旁的人给自己披上的外衣,手触碰到肩膀的时候轻微的颤动。
不真实就不真实吧。
朴有天戴上墨镜,阳光滤过黑色,也还是那么刺眼。


— 什么?要和我说的重要的事,是什么?
— 嗯,你猜猜看。
— 你直接说吧。
— 就要你猜嘛。猜一下。
— 马上就要演出了,别闹了。
— 朴有天你这人真是无聊又没劲!
— ……
— 你看你又生气,好啦,我说,生日快乐。
— 诶?
— 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光线太好,连空气中漂浮的纤维都看得清楚。
像是病态一样的总去注意细小的东西,“阿西真不像个男人”——也这样自我责怪过自己很多回,可连妈妈都向歌迷说了“有天他呐,其实很女孩子气的”,那么就偶尔一两次也不会怎样吧。
夜晚舞台上方的灯,在黑暗中划过一个光的通道,里面行走着细小的粉尘,挤挤嚷嚷的纷扰,在下雨的时候会更加拥挤。每次会盯着出神。在唱缓慢的歌的时候,没有到自己的部分的时候,每次都会看着前方打来的那束光,它带着那些细小跑过这闪亮的甬道,在自己眼前绽放。
会有多少人说呢,朴朴在唱歌的时候,是多的么深情,水一般的眼睛,美好的不能触碰。
稍微偏转过头,双目相汇的时候你感到了么。
那些精灵般发光的小东西,从光束的那一头来到我这里,它们奔回原处再赶到你那里时,你感到了么。我让他们捎话给你了。
你感到了么。我也喜欢你的。
也许只有阳光才是一直都没有改变的,改变的是云层,是地球的转动,是所到之处的不同,而太阳永不停歇的照耀着,不变着。不会累么。
你看我的眼光,不会变么。不会累么。


— 有天我啊,眼里只有有天了。

晴朗的天空下起小雨,下雨的天空让人感到很脆弱,应了那句下雨时天空在哭泣,什么悲伤,什么伤感,没有一样能够承担。遇上雷雨的时候,这种悲伤又被无限放大,跟着窗外的闪电划破漆黑,迸出阵阵白光,滋生出的叫做恐惧的东西,在洗出橘红色的天空下,跟着轰鸣的雷声一步步震碎着神经。
似乎是难以开口说出害怕的,就算害怕了,作为已经成年的男人是不能怕的。怀中的人瑟瑟发抖,上牙齿咬着下嘴唇要到发青,也还是故作镇定的说今天天气真遭呢,我们快些回家。
害怕的时候会直接想到恐怖片,想到自己最依赖的人,躲在屋里蒙着被子,一滴泪都哭不出来。
或许这就是进退无路。悲哀显得如此渺小,只能被感觉人听左右着的。进退无路的时候,你趴在我胸前,催促着快些回家,
朴有天低身钻进刚拦下的车里,司机冲他笑了笑“你是……秘奇有天?”
“……嗯,我是。”
我是,我曾经是。


— 这样的话就分开吧。
— 我只是给她一个名分。
— 重要也是那个名分。

整个夏天,总会在破晓的时间醒来。眼前是堆满整张桌子的空白纸张,忘记梦见了什么,只是愣愣的盯着清晨的白光桌上的白纸,哪里和哪里又融成一片,视线被朦胧的白光填满。盯得久了会痛,便把头埋进胳膊,可还是那片几近惨白没法消散。睁眼,闭眼,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的还有,生成在身体某处的巨痛,和独自承受的静默,全都是同一种孤单。
车内的广播传出了阵阵歌声,朴有天愣了愣。
“诶?这个声音是细亚俊秀的吧?是吧?”前排的司机显得过分的兴奋。
“嗯,是的。”
“哈哈,其实我老婆以前是你们的饭呢,追着你们天南地北的跑,所以你一上车我就认出来了,哎,当年啊……”
朴有天把身子侧到了前排车镜看不到的角落,压低了帽子盖住了他的眼。


— 雨降る时には君の伞になろう
— 风吹く时には君の壁になろう
— どんなに暗の深い夜でも
— 必ず明日は来るから

车子停下的时候朴有天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是可以逃脱司机激动的话语,下车的时候却又被叫了住,以为是少给钱了的打开钱夹。
“对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没记错的话?”
“诶?”
“其实呢,我老婆今天一大早就和以前的朋友出去了,说是要庆生呐。”朴有天抬起头,也算是终于看清了司机的脸,和自己相仿的年龄,在这个时候竟有些泛红,“怎么说都是喜欢过的,哎你们也挺可惜,现在成员还有联系吧?什么有秀?”
朴有天抿了抿嘴,身体的哪里变得突然尖锐,刺破了一层又一层,什么朦胧的模糊地完完全全明朗开来,露出还不曾僵死的一处,暴晒在空气中火辣辣的疼。
“是的,是金俊秀,关系还很好呢。真的谢谢你们,这么多年,谢谢。”

总会有的不变,总会有的永远。
夏天还是那些样子,漫长的白昼,发光的植物,甜腻的空气和水果,密密细汗下的那个太阳般的笑容。
朴有天记得所有夏天,清楚的记得他和金俊秀一地度过的所有夏天。


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朴有天回过了头。
“有天呐,这次写的曲子很好啊,O榜又第一了。”
“哦,是吗。那俊秀他不知道吧?”
“保密着呢,我就觉得纳闷,怎么你退居二线却只给俊秀写歌,还不让公司说是你写的?”
“没什么。他不知道就好。”

春夏秋冬轮番着,伤感是那个不轻不重的东西,挂在线上丝毫感觉不到重量。
可你不知道那细线仍在无限延长。



2009'05'16(Sat)06:46 [ 眼中的温柔 ] CM3. TB0 . TOP ▲
COMMENT


我错了T T
在你抽这玩意儿的时候刺激你=V=
我觉得是我心情的缘故吧~我现在特别想哭。
其实我对米秀就那样了,但是还是想哭。
不管怎么样,不管是什么感情,都好了,他俩。
你很隐晦么。感觉不想CP了都,很好。
2009/05/16 14:58  | URL | 呆 #- [edit]


诶哟其实我很喜欢米秀在一起的感觉
但是就是无关CP了╮(╯▽╰)╭
我们都是唯饭就是这样的Orz

然后么,看过赫海你还会觉得其他会真实么【喂
2009/05/16 21:22  | URL | 桃 #- [edit]


你好、小受。
我是7R的7、为嘛7要放在前面呢
因为我是攻

米秀文我复制走半夜被子里看了。
另外就是,BGM很好听

以上。
2009/05/19 01:43  | URL | 我是攻 #- [edit]
コメントする














秘密に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wielandsky.blog126.fc2blog.us/tb.php/67-451a468c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