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堡  擁有一艘船 航向你的海 追隨你 直至世界盡頭
07≪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8/ ≫09
Hello Again
离4.4已经过去了9天了。
其实自己真的应该像小溺一样在当天晚上就把后记写出来,倒不是会忘记,而是过了这么多天,参杂了太多太多感情,心境变了又变的这个,已经算是后记的后记了。

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和我一样,在下一刻的时候反思后悔自己前一刻的做的事说的话。
比如和自己喜欢的人出去时,在按照平常的口气回答了他一句话后会懊恼着也许自己换一种说法会更好。也许别人本人不会在意,那句话就像空气划过鼻尖,可我会懊恼很久,懊恼到觉得丢脸。
我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和我一样,明明手上拿的是刚买了不久的N81,却还是抵制不住物欲跑去借钱买新的SH906i,买的时候自己心里明白有多难用有多麻烦,也信誓旦旦的说再也不换了我要守它直到它坏掉丢掉。可是在短短的几个月后,折了比一半还多的价卖出去,买了自己以前根本不会看一眼的、外观不吸引人、功能不强大、像素也不高、用的人多、价钱几乎是自己用过手机最低的一个。

我很容易否定自己。
自己前一刻做的事,说的话,拥有的感情。

可是即使是这样,再过了快要10天的之后,我还是坚持着当时的看法。
虽然由哭的一塌糊涂到郁闷纠结到现在的看开了,我还是坚定着这场CON给我的唯一结果。


【我,是个实实在在的,朴有天的唯饭。】


没决定去之前就和叶子讲,要去的话也是珉浩区啊,在珉浩区的话还不如不去。
叶子说奥体馆很小,五只也会乱跑,即使是珉浩区的话也是可以看得见的。
嗯,确实是可以看得见的,比531远远清晰了多少倍。

代替将近一年前把相机焦距拉到最大也还是人影模糊的是一个个背影。
发着光的背影。
打从开场Hey,直到结束的Tonight。

整场CON我都是举着相机拍啊拍,身边那个绑着浩房毛巾的孩子以为我是什么记者惊悚的看我一脸镇定的摆弄着相机,甚至把“OPPA,OPPA”和喊声慢慢转成单字的嘶吼,她说,你怎么都不激动。
没什么好激动的。对于我来说,就算是郑允浩站在我下方对我挥着手,我也不知道要开心些什么。除了回家后向小白讲讲刺激她外,我不知道我能得到些什么。
大概到了MIROTIC前奏响起的时候,看过歌单我知道这已经到后半场快结束了。我想我那个时侯是很慌的,慌张着自己忘了跟着他一起唱LoveByeLove,慌张着自己没有在他弹琴前喊“ParkYuchun”,慌张着一场CON即将结束,我却连他的正脸都没法清楚的看见。
我的位置不够好,880的41区,只能隔着整个场的去遥望。
我的镜头不够好,40D的套头,没有长焦还不防抖。
包括我买的望远镜,凑到眼前还没有相机看得清。
确实慌慌张张的赶去,总会有太多太多的不完善和遗憾。

校内上留言告诉朋友,我很争气哦这次都没有太多手抖。
可分明CrazyLove时,朴有天第一次走向我这边,无法抑制的眼泪涌出,浑身颤抖的连话都无法讲出,,连同眼睛一起湿掉的取景器,完全把相机不防水不防尘等条例忘记,跟着身边人嘶吼单音都做不到。我只是拼命的按着快门,诅咒着相机过10秒才能照下一张的破性能,期待着就停在那里,转过身来,给我个正面,再呆一会,就一会,再呆10秒再让我拍一张……不要走。

安可的时候,整个奥体馆亮着昏黄的灯,空空的舞台像极了07年的武道馆。
那个时侯我抽空发了条短信给小白,我说我穿越回了武道馆感觉很心酸。
信号不好接连几次都失败,大概第4次失败后Tonight的前奏响起了。

很多人都看见,顶着白毛巾的那个傻瓜在唱歌的时候眼睛红了,也许还偷偷的擦过。
07年的背过身去鼓起脸嘟嘴呼气,09年的抿着嘴低着头。
06年扮着粉色兔子又蹦又跳的可爱抽风,09年晃着脚尖坐在台阶上静静歌唱。

自己居然陪你走了这么久。

在巡场道别朴有天第二次走到我这边时,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Micky”“ParkYuchun”,身边已经哭成泪人的浩饭哑着声恍然大悟原来你是米饭啊。
嗯,我是。

我是米饭,是东方神起里秘奇有天的饭。
是爱着朴有天的饭。

即使不想是饭。


回家整照片的时候,发现巡场时拍的有天连接两张都看了镜头,对着那张虚掉的脸哽咽了很久。
我是个私心很重的人,重到心里明白自己爱的人是不能给他私心也还是心有希冀的人。
被说不实际也不是一次两次,自己慢慢的也习惯了周围人不一样的眼神。
就那样吧管他的呢,反正作为善变的自己,这么专心的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脑子不正常的疯狂举动,那么既然疯了,在自己后悔前,就继续疯下去吧。


我很容易否定自己,最容易的是否定自己的感情。
做到绝情到对曾交往过喜欢过的人不理不看不想甚至完全遗忘,搬家时翻出日记才感叹啊我原来还喜欢过他。

刚到南京时,出了火车站,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当时脑子瞬间当机到忘了逻辑思维下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在那种时间出现在那里的就喊了名字。
好久好久没有大声喊出的名字。在喧闹的火车站中连回音都没有的淹没在了人群。
寂寞感瞬间攀升到嗓子眼。
回来时在机场登上手机的Q,突然发现自己分的那个组少了一人,打开一看就是他。
回家后确认了,手机的,校内的,或者我没再去发现的,都少了。

去南京前还有的,或者我都记不清去南京前还有没有的。

回来后直到现在的精神不在状态,脑袋像是短路了般带着身体合伙罢工,胃痛感冒接踵而至,干什么都不对劲。
后遗症吧,这是。

昨天出去逛街,身边的一对一对突然让我感到了久违的寂寞。
寂寞的想起了那个人,连名字都不能大声的喊出。
寂寞的想起了那个人,连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意都不敢承认。
寂寞的想起了那个人,连自制力都丧失告诫着自己不能不能也还是一步步陷的深深。


前几天看见一个仙的博上写到:
你看你们多么的RP,
不来中国宣传也不来中国上节目,
出专集了出首中文雷死人的主打就算完事,
我们还是死心踏地的跟着你们。

情绪像是有生物钟一样。
暗黑的周期反复着,风,潮汐,太阳耀斑。
变了再多次终归有一天回到原点。


确实是死心塌地的。
从高二到现在,四年间的手机换到了第8个。
从高三到现在,喜欢和讨厌的心情调换了一次次。
还是死心塌地的,嘴上讲着各种不好,啊呀你吃了什么怎么肥成这样,笑起来两托肉眼睛都盖没了,流氓的要死还挑三拣四看谁要你啊。
还是死心塌地的,桌面换了别人不到一天就再换回你的脸,眼角带着笑。

3号到南京,4号看CON,5号由于体力不支放弃送机,6号回家。
回来坐的飞机,去机场时第一次上了不是机场大巴的私家小黑车,要死不活的司机放了一首歌,便忍不住的在车后座嚎啕大哭,司机叔叔像是被吓到了,立马关了音响安慰。
在机场对着“国际出发”的安检口哭了半个多小时,满脑子都是刚车上听到的那首歌。

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只有你让我无法忘记。

直到散场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眼里是只容得下朴有天一个人的全世界。


人的一生有好多遇见。
而我们这种没有遇见的遇见,成为了我最宝贵的遇见。



2009'04'13(Mon)13:47 [ 只要看著你 ] CM2. TB0 . TOP ▲
COMMENT


完了。就这样我哭了
唯饭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吧。


本来打了很多,可是我又擦掉了。
完了,今天我该怎么去上班。。TAT
2009/04/14 09:39  | URL | 桃 #- [edit]


丫米
是我的英文名= =||||这是我现在才想起的事。

我发现我是很LOLI很LOLI的人,
我是很混乱很混乱的人。
我想唯又放不下。
我想54又不行。
可以做到他们的事都不知道但是不忍心3他们的歌。
播放器正式阵亡但是里面的歌都不敢3
不想不想
从小我就有个这样的功能。
一边听歌脑子里就可以出现歌者唱歌的脸。
他们咬字的脸
只要这样我就很幸福很幸福了~

你总是能让我心情跌宕。
2009/04/15 11:05  | URL | 呆 #- [edit]
コメントする














秘密に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wielandsky.blog126.fc2blog.us/tb.php/56-d1ad8485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