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堡  擁有一艘船 航向你的海 追隨你 直至世界盡頭
11≪ 201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2/ ≫01
长安


要让我用什么记得你呢。
军训的时候阳光晒得发慌,节奏的蝉鸣叫的想要睡着,脚底传来的痛感一阵又一阵,我躲避着教官的目光轻轻的调整站姿,脑袋上是层层密叶下漏出的光。
我感觉到一些似曾相识,直到一辆脚踏车经过。
骑车的男生拉起车后座女生的手,不急不慢的环在了自己的腰间。
我想那女生定会红了脸,在这坑坑洼洼的一路颠簸。




跑神的后果可大可小。
比如被老师点名时慌忙呆滞的站起,全班哄笑声中寻找着自己的依靠。比如考试时的一下惊醒,落笔处是算了一半的公式又要花费时间重新再来。比如意识到旁边的人是在对自己说话,却不好意思说那句Pardon便嗯是啊的含糊过去。
再往前想一想,我是不是还用过那个句子:英语老师写了满黑板的字,密密麻麻的漫山遍野,她说这是强调句,一定会考的强调句。
哪里强调了?我看不懂。




在我从来没去想过的,两个城市间可以相差这么多。
接到的一个又一个抱怨,持续一周的下雨让那个干燥的城市变得烦躁不安。而自己莫名的适应了梅雨季节的潮湿闷热,腿上的湿疹起了下下了起,一片片红的恶心。
如果我不曾提起,是不是你也不会知道关于我在雨天的症结。不会留意不会关心。
我想起你在抱怨夏天的时候说着,热的不能扒皮还有会让你害怕暴雨。
我在黑暗的你看不到的地方嘴角上扬了好久。
我想你不会看见,你推着车子仰着头鬓角是汗。只是我想永远的保存下那种夹杂着感激和兴奋的复杂心情,让它永远的新鲜。




日子混着混着就过去了。那句话怎么说,一睁一闭就又是一天。
当我渐渐的开始觉得自己年老体衰,渐渐的抱怨自己记忆力退化,好似还隐约的想着自己曾经的勇猛。
几月几日几时几分做了什么,几刻几秒谁先给谁打了电话讲了什么。
你看我还是会计较这些不入流的小东西,还是会嫌弃你在忙的时候接到我电话搪塞的那句“等会打给你”从未兑现。
我知道只是搪塞,在一次次深夜里卷起被角蒙住自己的脸。




但我从没想过你会记得。记得仔细又清晰。
寒假你写给我的那段长的可以去发表小说的留言,早晨半梦半醒看到的时候吓去了一半睡意。
太多的事我都还给了时光机器。太多的事像是全新的铺展开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忘事,开始丢弃最初小女生那些小心思来和别人相处,渐渐的一丢再丢的忘了全部。我在考试的时候没有一次不幻想着自己有哆啦A梦的记忆面包,好去拓印着彩笔勾勒出的重点心满意足的吃下。日渐衰退的记忆力促使着这个想法屡次出现,相随的还有不会被责骂的成绩。
可是即使有了记忆面包,时光又要怎么拓印。




要我用什么记得你呢。
见了面总是有多到会让人心烦的话。不体谅别人心情就随便说出看似正经的假话。偶尔的时候真诚一下刚想去相信就又被气住。
撇下那些好处,我也就是在计较你的这些不足。
可是当朋友提起西部荒野,隔了天才反应过来是几年前和你玩过的山口山。我突然觉得已经离你太远。
哦,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你曾经讹诈过我无数张点卡的恶行。或许用暴行会更加贴切。
但是什么都和伤心到沉默无关。
你在我面前表现的,因为感情的伤害,因为和父母的争吵,因为成绩的下降,或是可笑的因为CS发挥不正常。
那么都和变调的慌忙无关。都和伤心的沉默无关。


零零零

如果我在这时候想起你。
看着你亮起的头像双击关闭。
那个时侯自己做的就是守在电话旁,等着或是短信或是你的一片呼吸。
想说出的没事就好。说不出口的没事就好。就在那个时侯我真正感到了言语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我在这个时候想起你。
我们依旧隔着和去年同样的距离。
我们依旧有着很多话语没有展开,我的忘记你的碍于。
我们依旧,依旧平安。
在你问最近好吗的时候,半是生气的甩过去好就鬼了,基于好不好之上的是平安。
只要你我都平安。
只要所有人,我们相识的,我们陌生的,全都平安。


512,请平安。



2009'05'12(Tue)03:07 [ 文艺大部队 ] CM3. TB0 . TOP ▲
倘若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比我更爱我。
倘若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比我更像我。
倘若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比我更明白我。
倘若,我是独个儿地在太阳中睁眼,连身边的镜子也映不到对照的人形,失去你的我,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稻草人也会被水洼恩赐一个倒影。水仙日日眷恋在池面。却都比不上,我说我的你,我说你的我。了解太多,了解彼此都优点。了解得太多,握住彼此的弱点。契合地连缝隙也不漏一些,谁让我们本来就是以同一个身份降临。
风吹同一颗种子,能开两朵花吗。
风吹同一朵花,能送出两颗种子吗。
这个世界上也许再没有人能比我更像我,所以为什么你不干脆替代我呢。
真的需要同样的两朵花吗。
真的需要同样的两粒种子吗。
等我们将大部分时间用来互相比对,互相参考,计较你的右与我的左哪个更正确,这场熙熙攘攘的生命或许正预备了沉睡。

她说,这是双子。

为浪漫付出代价后的这一年冬天,天空缓慢冰冻.徐徐降下的白霜覆盖了无数声音.世界带着睡去般的寂静,鳞片也选择了失色的入眠.
可即使每一个爱情故事都合上了双手,它们都选择了结束的姿态.你的心里依然纠缠着两尾对立的念头.
从心脏沿游到鼻尖,又被呼吸送到耳窝.
把寂静的世界独占,那里只剩下喋喋地争执不休.

为什么上帝偏偏送来了双鱼,明明只有一个的话也不会考虑是否孤寂.可狭窄的耳道却要容纳两类互不妥协的纠缠.它们钻游在身体里,眼看连整个内壁都被磨损到薄得透明.
越来越柔软的身体是被消耗的容器.它还在被迫容纳太多的问题.一个说是,一个答否.
“睡吧.”----“还不行.”
“就到这里好了。”----“再向前走一些。”
“旅行已经结束。”----“车票还没有过期。”
“说再见吧。”----“很高兴遇见你。”
你把它们盛进同一个空间里,在距离海水过于遥远的地方,只有靠内心的无数敏感柔弱,才能把它们喂养至今。

你听,这是双鱼。

>> ReadMore
2009'03'17(Tue)13:12 [ 文艺大部队 ] CM3. TB0 . TOP ▲
这是作业 = =







一座城市承载了太多的记忆。
有关的无关的杂乱的被记载了的。
每个生活者,行走者。每个完整的,零散的。记忆。

你说是城市切断了我们的关系。
只是一个乘车远去从此天南地北再无瓜葛。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那年夏天,我们一起翻进那个荒废的公园,坐在草坪的大石头上,我仔细挑了脚边最长的一根青草绑住你我的小指。
我说:这样,我们就分不开了。
那时你轻笑着微微用力,挣断了那根草,宠溺着:傻瓜,这怎么可能绑得住。

是不可能绑住的。
那时即使是已经长到17岁的我还是固执的认为承诺都可以兑现。
可是承诺往往像张彩票,依附着希望和喜悦,或是有幸,或是悲哀。


仔细算算,那不是很远。
火车的话30小时的车程,睡一觉,看本书,很快就过去了。
飞机的话则更是轻而易举,有时感觉好像两地其实就是紧挨。
如果不是透过窗户看过一片片白茫的云海,看过山地有黄土变为稻田,看过一处阴雨一处暖阳。
我又怎么能清楚的告诉自己。
我在你的千里之外。

是这样的距离,切断了说好的未来。
是这样的距离,让我对那座城市,有着深深的依恋和静静的恐慌。





她说我们要是在一起就好了,或者你就在我附近的随便哪个地方就好了。
于是我们张罗着查车票查地图查时间安排查我们可以见面的那一天。
如果那是春暖花开的日子我看着你逆着光朝我微笑走来,抑或是个不怎么美丽的阴雨天我跑上前去给不知道天气就赶来的你撑伞。
这种想象可以很多很多。
同样很多很多的是我们的话题。
你的生活我的故事,你的欢喜我的烦忧。以及你的城市,我的城市。

一直都觉得女生是美好与黑暗的混合体。
可是还是情不自禁的希望着,能和一个女生共住一间小屋,只容纳的下两个人的小世界。
那么我们一起布置家里的一切,摆放好类似情侣才会使用的歪溺物品,各自有着心中的秘密但又乐于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
那么我会仔仔细细清扫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认认真真做着饭菜和点心等着她回家笑着说很好吃。
即便这样很小女人,即便这样看起来不切实际,但是依旧期待着,这个世界上有着另一个自己。
在我身边存在着,依偎着。

是这样的距离,一笔一划的描绘着下一个未来。
是这样的距离,我们相隔的两座城市像友邻一样紧紧相依。



几乎是不情愿色彩带动了我整个的使用有色眼镜看这个城市。
把不喜欢和厌烦一点点渗透进去。
本来的冬天会怨恨着无比阴冷没有暖气。
本来的夏天会烦躁着无比闷热没有凉风。
就算是四季常绿这个别人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属性与逃不过季节不分明没有生活感的定义。
能的出的结论只有我这个人实在是挑剔又多事。

情绪控制着大脑,喜好绝对着选择。
于是很自然的给周围的人一个个贴上"非好感""不待见""特特等雷神"各类标签。
可是却在你的身后写下了"清晰""愉快""即使有很远距离也想慢慢接近"的附注。
在即使是喝着热汤也还感觉冷的夜晚,我看着周围的人碗里腾出的白雾渐渐的蒙上他们的眼镜鼻子嘴巴,对面桌子旁边桌子稍微有些距离但是可以看得很清楚地桌子上的人,在一片片白雾中说笑着吃饭喝汤。
他们不知道吧,在一个距离他们不算远的人眼中,这种景象是完完全全可以称之为,温暖的。
那天晚上的星星和月亮,在天空中组成了笑脸的形状。

是这样的距离,停下了所有心中的有关未来。
是这样的距离,这座城市如同白雾般渐渐的茏上心头萦绕心中。


那么这是我,有关三座城市的些许记忆。






再次强调 这是作业 = =

我说你文艺不起来就不要文艺啊赶紧的滚到墙角里做你的暴躁花痴女去吧啊喂!


2008'12'07(Sun)23:28 [ 文艺大部队 ] CM4. TB0 . TOP ▲